页面载入中...

古人处理垃圾有何妙招

  50年代中期,艺术家们对瓯塑材料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和尝试。先用做瓷器原料的白陶土代替传统材料瓦灰。然后融入熟桐油,经过高温沸煮的熟桐油,产生了很强的粘性和韧性。再加入矿物质颜料,经过不断糅合和捶打后。就制成现代瓯塑的材料油坭。油坭经过长时间阴干后会变得坚硬如石。这些油坭不仅保留了传统堆砌材料原有的附着力强的特点,而且又有了色泽鲜艳、色种丰富、不易褪色、造型方便等新的特征。经过材料改革的堆砌工艺才正式被命名为瓯塑。

  由于材料局限被突破,在彩绘基础上,瓯塑艺术开始了新的发展阶段。这一时期的瓯塑吸收各个造型艺术的特色,油画、水粉、国画中的写意、工笔等,自身的风格逐渐多元。在题材上也大胆突破传统的束缚,山水、人物、花鸟作品大量涌现,一时呈现出百花齐放,欣欣向荣的局面。

  人民大会堂浙江厅的风景壁塑《西湖全景》和《雁荡秋色》是瓯塑中的优秀作品。这两幅瓯塑代表作,前者象一个秀丽、文静、含情多姿的少女,后者则是一个雄壮、威武、粗犷豪爽的壮士。创作者运用一系列的表现手法,突出了一静一动,一柔一刚,一冷一暖、一细一粗、一浓一淡的对比效果,充分体现了瓯塑艺术的精湛技艺和丰富的表现手段。

  有温度的文物

  如何“透物见人”是考古学中讨论多年的一个老话题,严文明先生就将考古学定义为“考古学是研究如何寻找和获取古代人类社会的实物遗存,以及如何依据这些遗存来研究人类社会历史的一门学问”。这里的物,更多的是指如何通过考古地层学、类型学的研究,揭示器物和器物群背后所蕴含的古代人群的活动。但是,还有许多文物指向了特定的使用人,对这些文物不少学者进行过深入的研究,不过这些研究基本是考证文物的名称、制作工艺、使用方式等物化的层面,如何穿越时空,通过这些文物看到它们的使用者,感受到历史的温度,让文物“活起来”,还是一个有待进一步探索的领域。源流运动为此专门创设了“一物”栏目,发刊语这样写道:“《一物》是源流运动认真策划,酝酿已久的小项目。在这里,每位作者将以自身的学识和感受,勾勒一件有生命的文物。美成在久,巾短情长,请和我们翻阅《一物》,感受历史的温度。希望有一天,您在博物馆中再与这些文物相遇时,它们于您不再是陌生的过客,而是久别的故人。”

  栏目的第一篇文章是笔者撰写的《金枝玉叶的早殇》,所选文物是隋朝李静训墓出土的嵌宝石金项链,这件项链是国宝级文物,人见人爱,即使观者没有背景知识,也会为这件文物的造型、工艺和华丽的装饰所吸引。笔者以前也阅读过熊存瑞先生的《隋李静训墓出土的金项链、金手镯的产地问题》等文章,但这件文物并没有更多想让我去写的冲动,直到有一天再翻阅李静训的发掘报告,看到这样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九岁女孩,墓葬位于大兴城(即唐长安城)内休祥里的万善尼寺内的时候,突然心有所感,写下了“宗教都会许给人一个身后的世界,对于生者,这也许是距离另一个世界最近的心理距离……小姑娘也许并不懂得这些珍宝的价值,更不知道它们来自何方,但是她的长辈,显然想用这些华丽的装饰,妆扮一下她们再也看不到的容颜。”文章的写作即由此生发而来。此文在源流运动的微信平台发出之后被刷屏,《光明日报》的李韵同志看到后联系我们,希望《一物》的文章以后能够在《光明日报》上连续刊载。《一物》也成为源流运动影响最大的一个文章栏目,《一物》上发表的文章,也即将由三联书店结集出版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有一天早上笔者接到张忠培先生的电话,电话那头是张先生浓厚的乡音,以他惯有的语气说,你写的李静训项链的文章我看了!听到这里心中有一丝惴惴不安,谁知道张先生后面都是鼓励的话,尤其是“这才是真正的公众考古!”张先生去世之后,笔者时常想起张先生生前的教诲,他的这个电话,也成为我们坚持开展源流运动的一个动力和鞭策。

admin
古人处理垃圾有何妙招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